極品奴隸蔡依林

蔡依林在自己的呻吟聲中醒來。她的頭疼的仿佛是要裂開。
  我這是在哪裡?
  她開始回憶。好像是她的大腦在答復她自己問題,她關於昨晚的記憶又回來了。昨天她剛從香港拍片回台北,然後開車去住所附近的一家高級餐館吃飯。好像喝了一杯酒,就什也記不得了。
  我這是在哪裡?我被帶到了什地方?我身上的衣服怎沒了?我睡了有多長時間?
  她的腦子在飛速地運轉著。但是,她的身體卻不聽使喚。她用盡了最大的努力,才能勉強睜開了眼。環顧了一下四周,她發現她現在所處的房間大致和她自己的臥室一樣,門邊有放衣服的架子,牆上安裝有電視,整個天花板就是一面大鏡子。
  在她又要昏昏睡去之前,她看到電視機被打開了,但是沒有聲音。
  當她的意識再次恢復的時候,頭疼還是依舊,但是,她的身體已經能夠動彈了。
  她發現,她還是在那間房間裡,什都沒變。
  原來這不是噩夢!
  想到這一點,她的頭仿佛挨了重重的一擊:我被綁架了!
  她的第一個反應是跳下床來,跑去開門。可是門當然是鎖上的,無論她使多大的勁還是紋絲不動。
這個行動給了她新的發現:她的手腳沒有被綁著,她的身體是完全自由的。蔡依林躺回了床上,努力使
自己平靜下來。她現在需要好好地思考。
她這才開始注意到,她雖然渾身一絲不掛,卻在腳上穿有一雙高跟鞋。鞋的根非常高。這肯定不是
她昨晚穿的鞋。於是她坐起來,想把鞋脫下來,才發現那雙鞋的搭扣是扣在腳腕上的,搭扣用一把細小
的鎖鎖住的。如果沒有鑰匙,那她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把鞋脫下來。抬頭看看,牆上的電視裡正在放一部
毛片。片子裡一個長得很漂亮、乳房特別大的女孩正被兩個家伙一前一後的干──
  她覺得這真令人作嘔。
  蔡依林對性的態度很嚴謹。別說什什SM、群交之類的,即使是和男人接吻她也接受不了。她在1
4歲時曾被三個男人LJ了三天三夜,死去活來。從那以後,她就對性和男人完全失去了好感。
  她一般通過手淫來解決自己的性方面的需求,她在自己的家裡收藏有各種類型、各式大小的假jj。
當然這是她個人的小秘密,根本不能讓外界知道,否則就只有A片制片商來和她簽約了。蔡依林喜歡自
己的身體,喜歡把自己打扮的性感,可是她不喜歡男人,更別提與男人上床了。
  “這幫綁架者低估了我的智慧,他們沒有把我捆綁起來。”她想,“只要能讓我活動,我就會設法
逃出去。早晚我會得到逃跑機會,所以第一步,我必須隨時准備好,機會一來就立即逃跑。我絕不會成
為一個逆來順受、容易控制的被綁架者。等著瞧吧!”她在心裡鼓勵自己。
  為了順利出逃必須使身體保持在一種良好的狀態。想到這,蔡依林馬上從床上下來,在地板上躺下
,開始做仰臥起坐。
(二)
  這時候在另一間房間裡,曉虹正在閉路電視上監視蔡依林的各種反應。閉路電視是從兩個不同的角度觀察蔡依林,一是從鏡子天花板,另一個是從從蔡依林房間電視機的位置。
  曉虹年紀在30歲左右,身材高挑,身穿一套白色女式職業套裝,裡面是一件淡黃的襯衫,使她的
臉顯得更加嫵媚。雖然衣裝顏色搭配鮮艷,她的神情看上去總是很冷漠,給所有的人一種冷美人的印像

  曉虹是心理學的博士,學業優良,三年前剛拿到博士學位。之後她就成了主人的性奴。在主人這裡
,她的專業特長得到了更充分的發揮。她是主人的玩具總管,管理主人的一切玩具娃娃。
  可最令曉虹感到自豪的是:她是主人的專有的性奴,她只從命於主人,而主人總是通過她對別的玩
具娃娃發號施令。“主人對我信任有加。”想到這裡,曉虹感到自己的蜜壺開始分泌淫水。
  曉虹給主人撥了電話。“第一步到目前為止很順利,主人。她的燙意識和潛意識都在估測的範圍內
,芘芘正在積極鍛煉,表明她要出逃的意識。我想在精疲力盡以後,讓淇淇去和她先接觸一下。”
  “好的,有什新情況隨時向我報告。”電話那頭傳來了回答。
  曉虹又看了眼閉路電視,蔡依林還在做仰臥起坐。“她的身材真漢1234成人站長長的腿,屁股上沒有多
余的贅肉,主人真是有眼光。”曉虹想。
(三)
  蔡依林躺在床上,喘著粗氣。她剛完成了第一輪的50個仰臥起坐。她腦子裡現在考慮的全部是關
於出逃的各種計劃,怎樣使自己的身體更靈活以便於行動。
  這時門被打開了,一個高個的女人走了進來。在她能及時做出反應之前,門又立即被關上了。
  蔡依林試圖從床上站起來,可是她剛才鍛煉的太累了,所以剛一站就癱倒在地板上。不過從這樣一
個角度,她看那個女人更清楚了。
  那個女人有一雙長長的腿,腿上是黑色長統絲襪,穿著一雙紅色跟很高的涼鞋。她穿一件護士服,
制服短得僅能勉強遮住她的臀部,裡面什內衣也沒穿。可以看到她的屁股又白又大,皮膚細嫩。
  她用一根帶子束了腰,腰身非常的細,細得讓人羨慕,顯得誇張。兩個大大的乳房有一半都露在外
面,衣服繃的很緊,讓人覺得只要她一不小心,她的兩個奶子就會奪衣而出。豐臀肥乳細腰,這個女人
的魔鬼身材會讓所有的女人都羨慕不已。
  她的脖子上戴著一根黑色的項圈,項圈上面刻有金燦燦的兩個字“淇淇”。至於她的臉就只能用淫
蕩來形容了。她的嘴很小,兩片嘴唇塗滿了顏色鮮艷的口紅。畫著黑色的眼圈,塗著銀色的眼影。
  “她根本不會化妝!”蔡依林用充滿了嘲笑的眼神望著那女人,她這樣的化妝和衣扮簡直像個娼妓
!她真想對這女人喊:“你是個爛貨!”
  可那女人看蔡依林的眼神卻充滿了順服,那眼神好像是在說:無論蔡依林要她做什,她都會無條件
的答應的。她的嘴邊掛著一種淫蕩的笑,小嘴微張,不時的伸出舌頭舔舔自己塗的腥紅的嘴唇。仿佛是
在鼓勵男人們趕快把jj插進她的嘴裡。
  “你是誰?”蔡依林毫不客氣的問。她盡量使自己的聲音強硬,可她人卻不爭氣的躺在地板上,連
站起來的勁都沒有。
  “嗨,你好,我叫淇淇。”
  “那你老實說,為什要綁架我?”
  “淇淇不知道。那個人讓淇淇進來和芘芘說說話。”
  “誰是芘芘?”
  “你怎了?芘芘當然是你啊。”──淇淇開始咯咯地笑。
  淇淇說話的方式開始使蔡依林感到困擾。這傻女人在對話中用第三人稱提她自己。像剛學會說話的
小孩一樣,她稱自己不是用“我”,而是自己的名字。
  “我告訴你,我不是你們這類人,除了用兩個大奶子整天去勾引男人,簡直像白痴一樣。我的名字
是蔡依林,不是什芘芘。”
  “那個人告訴淇淇,他說你的名字叫芘芘,所以淇淇叫你芘芘,否則那個人要懲罰淇淇,罰淇淇一
個月不被男人K。”
  “那個人是誰?”蔡依林問。也許她還可以從這個大奶白痴身上獲取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  “那個人是主人,我們是玩具娃娃,我們要提供我們的一切給主人,聽他的話。”
  “我不是什玩具娃娃,我是人,你也一樣,是人。”
  “別犯傻了,淇淇和芘芘當然都是玩具娃娃,我們是在玩具工廠嘛。”
  蔡依林開始努力說服淇淇,讓她相信她是人。但是淇淇根本不聽。最後,蔡依林終於放棄了這種徒
勞的努力。
  “為什那個人給我腳上穿這高跟的鞋?”她繼續問。
  “現在芘芘你是主人的性玩具啊,性玩具當然要穿性感的高跟鞋嘛。否則主人就不想K你了。”淇淇
邊說邊脫下自己腳上的高跟涼鞋向蔡依林展示。
  “我不想穿這高跟的鞋,只有那些整天勾引男人的蕩婦才會穿這高跟的鞋。”淇淇聽了皺了皺眉,
把鞋重新穿上。
  蔡依林想,淇淇大概是在演戲。她確信房間裡肯定裝有隱蔽的攝像頭。她們所有的對話都會一絲不
漏的被監控的人聽到、看到。於是她悄悄靠近淇淇的耳朵輕聲問:“我們怎樣才能逃出去?”
  “淇淇為什要逃出去?”淇淇困惑不解的看著蔡依林說,“淇淇在這裡很好啊,淇淇可以在這裡被
好多男人K。淇淇還可以在這裡舔jj,運氣好的時候還會有男人願意用jj插淇淇的屁眼。淇淇才不想離開
這裡呢。”
  蔡依林注意到,當淇淇說到被男人K屁眼時,臉上充滿了心醉神迷的向往的神情。這時她才真正意識
到:淇淇一定被人洗過腦了,他們讓她相信她只是男人的性玩具。他們一定還給她作了隆胸手術。否則
她也不可能腰那細,乳房卻大的像是兩只菠蘿,這樣的身材是根本不相稱的。那現在他們綁架了她,大
概打算把她也改造成淇淇那樣,成為他們的性玩具。
  想到這裡她怒不可遏,對淇淇吼道:“滾出去。”

(四)
  淇淇離開後,蔡依林氣哼哼的躺回床上,她在心裡發誓,如果“那個人”敢對她做同樣事情,把她
變成淇淇那樣的蕩婦,那她一定殺了“那個人”。
  再靜靜的想想,她得出了結論:無論如何,在他們給她做像淇淇那樣的洗腦前,她必須要逃出去。
  怎樣才能逃出去呢?
  她下意識的低頭去看自己的腳,卻發現她腳上的高跟鞋非常漂亮。如果她穿著這雙鞋走到街上一定
很有吸引力。只可惜她不能打開那把鎖,這意味著她只能穿著這雙高跟鞋逃跑了。雖然有一定的困難,
但她還是越來越肯定,憑著自己的堅強意志,她一定能成功的逃出去。
  哼,“那個人”犯了一個錯誤,他忘了高跟鞋也是一種武器,既然後跟那長,如果機會合適,她就
可以用這鞋根狠狠的踢那個人的襠部,讓他嘗嘗自己的厲害。蔡依林幾年前曾經練習過空手道,她可不
是那好對付的。
  想到這裡,她的情緒又重新高漲起來。再次下床,蔡依林開始了踢腿訓練。
  蔡依林早上醒來時感到渾身酸疼,昨天的運動量太大。她非常餓,昨天一天她什也沒吃

或許你也會喜歡.....

新濠国际 新永利皇宫 澳门金沙 新葡京 老永利 澳门巴黎人 英皇 银河